刘月明:围棋与爱情(七)

Evei168 68 2022-11-11 00:16:15

  围棋与爱情(七)

  台上还在进行着棋局,台下的男性观众,也没有闲着了,“我们要开始自救,或者是再挑选一些选手,不能把对于爱情的全部理想,全押在孔子一个人身上”。台下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一个头,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样的一句话。毕竟是人太多了,几千年来,但凡对爱情心神向往的东方男性,都聚在了这里,有老有少,人头攒动,那是人山人海。但又都不约而同的,都比较遵守规则,都没有发出声音。明显已经从先前两个佛祖道祖失败的阴影里走了出来,开始恢复了理性的思维,竟提前做起了这样的准备,发出了这样的声音。

  “如果孔子输了,我完全没有问题,我上,保证可以一定赢”,人群里传出了,像被鸡捏住了嗓子一样的声音。谁这么牛?这么狂?还有这声音这么有特点?人群里发出了短暂的骚动,大家互相看去,并自发的让出了一大片空地,定晴看去,只见站在空地中央的这家伙,身着钦湘衣,戴着一顶绒草面生丝缨苍蟒教子珠冠,剪裁的十分得体的石青直地纳纱金褂罩着一件葛纱袍,腰间束着朝项太明御,只浓眉下一双炯炯有神,黑的深不见底。

  如果单从长相和穿着来看,倒也是一表人才,可就是这声音,实在是让人听着太恶心。“ 你是谁?”人群里七嘴八舌的问道。“我乃是大明朝明熹宗朱由校,御旨亲封,天下闻名的九千岁,魏忠贤”。“我靠,一个死太监,你是脑子进了水了,这里是围棋与爱情,男女价值观、人生观、世界观,对弈的最高平台,决出的是世界男女爱情观,世界应用的通用法则与典范,你个不男不女的来凑什么热闹,你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,你连男性的基本生理特征都没有了,你还讲什么爱情,你个死娘娘腔”。

  “我们男人的爱情生活,什么时候沦落到娘娘腔来指手画脚的了。”人群里的大多数男性,开始七嘴八舌大声吵嚷了起来。

  “大家先静一静,先听我说两句,大家先听一听,我说的有没有道理,急什么呢”,只见魏忠贤从容不迫的说道。要说魏忠贤这九千岁,倒也不是白当的,虽然说话声音让人极不适应,可是这从容淡定的表情,站在那里的气势,倒也是像模像样。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,没有了刚开始的躁动。“大家就听他说两句,孔子的棋局还在进行中,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,他狗嘴里难道还能吐出象牙?”人群里有人给出了这样的建议。

  见众人安静了下来,魏忠贤用手扶了扶头上戴的冠帽,大声说道,“诸位,稍安勿躁,今日之棋局,我知道事关重大,可大家不要忘记了,我在未进宫之前,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呀!我当然也愿意为我们男性同胞出谋划策,贡献出自己应有的力量。对于爱情,我觉得我更是有发言权的,毕竟我就是爱情的直接受益者,如果我没有发言权,那么谁还有发言权呢?孔子只是有九个姐姐,而我却在宫里,几十年来与数千嫔妃朝夕相伴,对于对手女性,还有比我更了解的吗?当年我初进宫时,人生地不熟,处处举步维艰,不要说后来的荣华富贵、权倾天下,就是活下来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呀!要不是与皇长孙的乳母容氏,产生了爱情,她怎么可能会助我逆风翻盘呢?大家就从这一点应该就可以判断出,爱情与生理缺陷无关,如果与生理缺陷有关,容氏当年怎么会爱上我呢?证明我深深的懂得女性的心,我才能进退自如、权衡利弊之间。”

  人群渐渐鸦鹊无声了,大家开始面面相觑起来,感觉有点蒙了,是呀!这个娘娘腔,很明显是先利用了容氏对他的感情,才能够在大明朝混得如鱼得水,左右逢源,一手遮天。如果把容氏对他的感情,称之为是“爱情”,虽然觉得有点问题,可如果那不是爱情,又是什么呢?如果是爱情,那就证明在爱情里,男性的生理缺陷,并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!

  而最要命的是,如果容氏和他的感情是爱情,那么无疑这个娘娘腔在爱情这个课题上,是个成功者,就算不是成功者吧,但肯定是个高手无疑了。

  难道女性喜欢的是,相似度和她们更加接近的物体?又难道以后男性想要赢得爱情的方法,是都把自己弄的像个娘娘腔?虽说是不用都去净身,就是要从语言方式、说话声音和言行举止上去改变,去迁就女性这样的审美?才能够赢得爱情?

  一想到这个娘娘腔的所作所为,对女性献媚、奴颜婢膝、乖嘴蜜舌、毫无原则底线的样子,人群里大部分有血性男子气概的男性同胞,已经忍不住的呕吐了起来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如太监上青楼。(未完待续)

上一篇:胡耀宇:崔精“自己的极限,由自己来决定”(多谱)
下一篇:短道速滑四大洲赛盐湖城上演 林孝埈复出报满3项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返回顶部小火箭